欢迎访问黄山市生态环境局网站!黄山市人民政府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行业动态 > 正文

“天眼”如何助力蓝天保卫战? 精准成臭氧污染防治监督帮扶关键词

发布时间:2020-09-10 09:57:37     信息来源: 中国环境报     浏览次数:392
【字体:

“臭氧的问题已经凸显,去年第三季度,我们超标都是因为臭氧污染,所以监督帮扶非常有必要。”孙林是山东省济宁市生态环境局大气科科长。他说,近年来臭氧问题是济宁市夏季大气污染防治面临的一个新“课题”。


孙林的话很有代表性。近年来,全国臭氧污染问题凸显,已经成为改善环境空气质量的突出短板。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337个城市臭氧浓度同比上升6.5%;全国以臭氧为首要污染物的超标天数占总超标天数的41.8%。


挥发性有机物(VOCs)是形成臭氧的重要前体物,VOCs治理是推动臭氧与细颗粒物PM2.5协同控制的重要手段。在前几年大气强化监督帮扶的基础上,生态环境部在今夏组织开展了蓝天保卫战夏季臭氧污染防治监督帮扶工作。


“与之前最大的不同,是此次我们利用了卫星遥感技术向地方和帮扶组推送了臭氧前体物高值区,更加突出了精准治污、科学治污、依法治污,做到了问题精准、时间精准、区位精准、对象精准和措施精准,探索VOCs排放有效削减和臭氧污染有效防控监督执法新模式。”生态环境部执法局局长曹立平表示。


“很多地面上‘看不到’的东西,‘天眼’帮我们精准发现了。”说起遥感技术在推送高值区发挥的作用,基层同志们都有相同的体会。


“天眼”如何助力夏季的蓝天保卫战?记者采访了相关工作人员。


问题推送精准,“高值区”呈现清晰“画像”


2020年7月初,济宁市生态环境局对某装饰材料有限公司VOCs排放浓度超标11.6倍的环境违法行为进行了处罚。这是自《挥发性有机物无组织排放控制标准》(GB37822-2019)实施以来,济宁市的首罚。 


说起这个“首罚”,现场办案的济宁市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支队执法三科副科长徐建印象深刻。


 “6月29日,接到了部里高值区推送的函,我正巧在附近检查,第一时间就根据提示的坐标赶赴相关区域进行了核查。点位非常精准,到达现场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就找到了污染源。”徐建回忆道。


自6月29日起,京津冀及周边、汾渭平原以及苏皖鲁豫交界地区61个城市都收到过类似的远程帮扶函。这是生态环境部统筹夏季臭氧防治工作和疫情防控形势开展臭氧污染防治远程监督帮扶的重要工作之一。 


“立足精准发现问题和整改问题,我们进一步理顺了‘定位问题区域’‘地方现场排查’‘督办问题整改’‘定期调度反馈’的‘四步法’工作模式,对环境空气质量恶化、问题排查明显偏少、问题整改落实不力的城市,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远程调度指导,切实传导压力。”生态环境部执法局副处长张大为介绍。


 “四步法”的基础和前提,是精准“定位问题区域”。


 事实上,卫星遥感技术助力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并不是此次远程帮扶的首创。在之前的大气强化监督帮扶过程中,颗粒物的热点网格就发挥了重要作用。


“臭氧前体物高值区的推送在工作模式上虽然有之前的基础,但通过科技手段识别重点区域,之前还没有技术标准。”生态环境部卫星中心马鹏飞介绍说,为规范利用卫星遥感识别挥发性有机物重点关注区域的技术方法、技术流程等内容和要求,卫星中心专门编制了《大气挥发性有机物卫星遥感监测技术规定(试行)—重点关注区域识别筛选》。


 “通过卫星遥感技术的监测,在原有颗粒物热点网格基础上,我们和卫星中心将臭氧前体物高值区也确定为3公里×3公里的范围,精确‘画像’到具体园区、集群等,帮助地方查找问题。”北京英视睿达科技有限公司技术负责人徐炜达说。


两轮远程帮扶之后的7月14日,生态环境部开始派出第一批工作组深入58个城市开展第一轮强化监督帮扶工作,远程监督帮扶也开始配合其协同开展。


 “《2020年挥发性有机物治理攻坚方案》中有95个城市纳入了夏季VOCs治理攻坚行动中,我们结合高值区的推送,综合考虑臭氧超标情况、气象条件以及疫情防控等因素选择了58个城市开展驻点监督帮扶,也是工作坚持‘五个精准’的具体体现。”张大为表示。 


除了强化监督帮扶组,第二轮增加的“机动组”也值得关注。 “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验证高值区推送点位的准确性,并深入实地对其区域进行全面排查和分析。”来自卫星中心大气处的周春艳是机动组的负责人,15天时间她和同事张连华以及重庆市执法人员李进、姚瑶调研了邢台、邯郸的多个点位。


 “通过15天的现场调研,我们形成了相关报告,以优化和调整高值区推送的工作流程和技术方案,力争推送的点位和问题更精准。”周春艳说。 

现场执法精准,高新技术提升效率


“基层执法人员少,执法很难覆盖所有企业,高值区推送能帮助其找到具体的企业。同时,我们调研发现,因为涉及VOCs企业种类多,污染物也多,基层的监测手段可能不足,远程推送对现场执法是一个很好的辅助,大大提高了执法效率。”生态环境部执法局处长钱永涛表示。


除了远程推送,现场执法中运用的科技手段,也进一步提高了执法效率。


在曲阜天博汽车电器有限公司,第三轮强化监督帮扶工作组工作人员在检查时随身携带的一个长方体手提包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这是便携式的7参数走航仪,车辆行驶过程中可以将采样管伸出窗外,在企业也可以直接监测数据。”在手机上,负责技术支持的北京英视睿达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何召亮向记者演示了实时监测数据。


“运用卫星遥感技术识别臭氧前体物的高值区,此项工作本身就是运用高新技术精准发现问题的新手段。此次监督帮扶我们还确保每一个城市组都配备了便携式走航仪和PID监测仪,用以提高现场问题核查的效率,并请第三方公司对仪器的使用进行了远程和现场指导。”钱永涛说。 


除了现场帮扶工作组,越来越多的技术手段也开始被地方生态环境部门所应用。


“7月底开始,我们运用气体红外检漏仪器到企业进行污染源排查。仪器的最大特点就是红外成像,可以使VOCs气体‘看得见’。”济源市生态环境局环境执法支队支队长王雪峰说。


“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加油站的油气回收装置不合格,我们直接让老板看红外成像。”王雪峰说,直观地反映排污情况,不仅提高了执法效率,也使现场执法更具有说服力。


技术手段的应用,催生了更多的执法新模式。


“今年,我们投入近400万元购买VOCs环境走航监测车及运维服务,连续不间断对重点区域、重点企业进行走航监测。”连云港生态环境综合执法局工作人员刘想介绍说。


为进一步规范走航监测管理,提升走航数据执法应用水平,连云港生态环境综合执法局配套出台《走航监测管理规定办法》,提升了监管执法效率及环境管理水平,开启了“走航+执法”的创新监管模式。


利用走航车,连云港市组织执法人员对高值区域内涉VOCs的所有企业开展现场检查,执法过程中还使用了FID便携监测仪和微风测速仪等设备。6月30日至7月24日,连云港市共出动执法人员322人次,覆盖20个VOCs排放高值区域,共检查116家企业、发现33个环境问题,并对涉嫌违法的7家企业立案处罚。


“经统计,前两期远程帮扶期间共有31个城市动用92套仪器设备。走航设备、无人机、VOCs便携式检测仪等高科技仪器的使用,助力现场及时发现无组织排放和超标情况,提高了执法效率,保证了检查效果。”钱永涛说。


“这也是基层提高能力建设的一个机会。比如风速仪,生态环境部要求我们为驻点工作组提供保障,这次帮扶我们就配备了。”徐建说。 

措施落地精准,“帮扶”理念贯穿始终


“虽然没有工作组进行现场帮扶,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工作就可以松懈。”王雪峰说,推送的高值区,除了能够帮助发现问题,对于他们自己的研判也是一种评估。


2019年7月,济源市建成了VOCs空气监测站。依托监测站的数据,济源市大气污染防治专家团队结合当地污染物的底数、种类以及气象条件等因素,开始了臭氧污染的分析研判。


王雪峰表示,如今高值区的推送,不仅为科学研判提供了依据,也给地方生态环境部门的精准施策提供了重要支撑。“按照我们的研判结果和高值区推送的区域,可以对企业实施分时、分区域的管控。


” 不搞“一刀切”,“监督”和“帮扶”并重,是近年来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一以贯之的重点。在这个过程中,企业的感受非常深刻。


“你们来得真及时,我正有问题想请教你们。”在太原,帮扶组同志刚表明身份和来意后,太原市擎天伟业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便迫不及待地拉着几个小伙子要到生产现场一探究竟。


原来是这几天企业正为VOCs治理设备发愁,作为一家金属门窗制造企业,厂房内目前安装的VOCs处理设备效率不高,不仅造成密闭喷漆房内作业时VOCs浓度过高,还会影响工人健康。


太原帮扶二组的同志通过细致检查设备的整体设计和运行状态,认为喷漆房侧边空隙过大、气体输送管道过长可能是造成设备效率偏低的主要原因。


企业负责人听后非常感动,当即表示下一步将尽快改进治理工艺,提高VOCs的收集和处理效率。“在这个村已10年了,老实讲以前环境意识不强,现在已意识到环保干不好可不行。环境问题解决了,我们心里也更踏实了。”和企业一样,地方生态环境部门也感受到了帮扶的温度。


针对远程监督帮扶工作安排,执法局组织制作了“一图读懂”,以简洁生动的方式解读主要工作内容和工作要求,方便地方迅速了解和投入工作。


同时,执法局还组织评估中心编制了石化、化工、工业涂装、包装印刷和油品储运销(储油库、加油站)五大行业挥发性有机物现场检查指南,既向各地市生态环境部门配发印刷版1500本,又向各区县生态环境部门推送电子版,指导地方执法人员开展现场检查。


“送政策、送技术、送方案,基层的执法人员感觉非常解渴。有不懂的问题,还可以直接在微信群里提问,第一时间就有专家和生态环境部的同志进行解答。”采访中,多名基层生态环境部门人员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这里所说的微信群,是此次监督帮扶分别针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39城市和苏皖鲁豫22城市组建的3个技术答疑群,服务省、市、县级地方执法人员千余人。


“按照‘5行业+5领域’,我们组建了包括30名国内知名专家在内的专家指导团,对现场检查问题进行全程在线答疑,并不断规范答疑流程。同时,在每日答疑环节中收集好各类问题,并结合行业特点、源项分类,整理形成答疑手册,及时指导地方规范现场问题认定。”张大为说。



“天眼”精准发现问题,高值区的推送督促了地方生态环境部门开展现场排查,配合了夏季臭氧污染防治现场监督帮扶,使地方VOCs的排查整治工作收到了实效。 


数据显示,夏季臭氧污染防治远程监督帮扶第1、2期均涉及61个城市,第3期以来配合夏季臭氧污染防治现场监督帮扶协同开展。截至目前,共推送高值区3507个,涉及775个区县、135个重点产业集群。各地方生态环境部门累计派员15002人次,共排查企业9151家,发现问题2250个,其中,立行立改问题1422个、限期整改问题702个、立案处罚问题126个。 


曹立平表示,根据卫星遥感的监测数据,并综合考虑同期臭氧超标情况、气象条件等因素,夏季臭氧污染防治监督帮扶还将对现场帮扶和远程帮扶的城市进行动态调整。


“其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突出‘三个治污’,做到‘五个精准’,以监督执法新模式助力打赢蓝天保卫战。”曹立平说。


来源:中国环境报  记者:童克难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上一条: 2020年中国国际保护臭氧层日纪念大会在线召开 下一条: 《安徽省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发布,有哪些要点?带您一图读懂